37中文 www.37wxw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张兄忍不住心中激荡,起身行来,冲邓神秀拱手一礼道,“不知阁下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拱手道,“在下邓造化。”

    他倒不是胡诌,他如今十九岁,还未举加冠礼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加冠后,取得表字正是“造化”,语出《沧海经》之“造化钟神秀”。

    张兄道,“阁下也是汉阳人,如此说来,定然识得邓神秀喽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道,“自是识得,但并不相熟。”

    张兄心中冷笑,“就你这样的,还妄想和邓神秀相熟。”口上却道,“不知阁下以为邓神秀如何?”

    秦清心中好笑,侧耳倾听,想知道邓神秀如何评价自己。

    却听邓神秀道,“没什么好评论的,邓神秀和大家一样,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,虽做出些不错的诗文,也只是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文人相轻,早知道你会这样说,虽然我也觉得邓神秀和我也差不多,但我绝不会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兄满目风云,高声吟道,“去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,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……”吟诵的正是邓神秀的成名之作。

    诵罢,他勾起下巴斜睨邓神秀道,“能做出如此文章的,在阁下眼中,也只是侥幸?足下阁下之气量。秦清小姐,似这样的人,你又何必搭理。”

    秦清道,“我觉得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邓神秀有什么了不起的,张兄未免太抬举他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兄瞠目结舌,雀斑少女却乐意了,“秦姐姐,你这话我可不信,我可知道,在一卷冰雪文上集录邓神秀诗文,最多的就是你噢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直了眼睛,秦清玉面飞霞,“那是我们主编的意思,你这丫头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兄心生苦涩,一腔怨气全奔着邓神秀来了,“你这小子敢对邓神秀出言不逊,到了地头,可敢与我参加文会,让你知晓邓神秀的名气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抱拳,“这就不必了吧,兄台美意,我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美意?心领?”张兄瞪眼道,“好小子,还敢暗口损人。”

    忽地,阵阵马嘶声传来,紧接着,车夫粗犷的声音传来,“都坐稳了,要降落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众人皆抓稳扶手,几个呼吸间,轰的一声闷响,车厢降落在地上,荡起轻微尘土。

    车厢门打开,乘客次第下车,邓神秀才下车来,便瞧见一身官袍的谭明疾步迎来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邓神秀,总算是来了。来了就好哇,我心里这块石头可落了地了。”

    谭明擂了邓神秀一拳,又发现秦清,才要见礼,却听一声道,“这位大人,您刚才叫他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雀斑少女。

    “邓神秀,汉阳邓神秀,也算小有名气吧。”谭明微微一笑,似乎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雀斑少女瞪圆眼睛,忽地捂住嘴巴,同车众人皆忍俊不禁,有的已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张兄满面胀红,邓神秀冲他抬抬手,“张兄美意,神秀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张兄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,扒开众人,一头扎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谭明的接引,后面的入住程序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为了此次的鹿鸣会,岳麓书院在汤孙湖边临时搭建了数百竹舍,环水而建,仲春时节,雅趣非常。

    当然,有那习惯了起居八座的大人物,就安排在了附近的富春庄园内。

    办好入住手续后,邓神秀出了竹舍,径直往三十里外的泰安城赶去。

    到得城中,稍稍打听,就问到了永丰商行的下落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他来到永丰商行的门前,古色古香的门脸,富丽堂皇的大厅,昭示了永丰商行的不俗实力。

    入得大厅,立时就有接引迎上来,邓神秀道出所求。很快,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人迎了出来,将邓神秀引到了密室。

    邓神秀道出密匙后,中年掌柜道声“稍后”,不多时捧出一个大红色的木匣来,交给邓神秀,随即离开了密室,留邓神秀独自验货。

    邓神秀打开木匣,内中放着一份烫金告身和一枚无比精致的金蝉。他把玩片刻金蝉,取出告身,仔细一看,上面落款的时间,竟就是他和秋之神光沟通的当夜。

    而告身上落着的正是东宫太子的金印。当下,他收好告身、金蝉,出了永丰商行。

    他没急着返回汤孙湖畔的竹舍,鹿鸣会要在两天后召开,他提前一天返回就好。

    今次-->>

微信扫二维码“关注公众号”全网小说随意看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